亚洲必赢手机入口 > 资讯追踪 > 正文

新型城镇化:启动未来20年新发展马达

文章来源:编辑: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5 13:16:49

原标题:新型城镇化:启动未来20年新发展马达

本报记者 定军

特约记者 孙穆田 北京报道

是回西部老家还是去沿海地区?

今年22岁,即将在2014年6月毕业的西昌学院大四学生吴学娅选择不大。作为食品专业的学生,她在去年已在长三角的地级市浙江宁波实习了好几个月。当时每月管吃管住后工资还有约3000元。

现在毕业后,过去的企业打来电话,希翼她尽早前去江苏省苏州市新的店铺上班,她觉得春节后就该启程了。

原因是尽管她自己老家是四川达州达县河市镇百花村,且她仍是农村户口,但是她不认为在县城有多大作为,“县里的食品厂太少,工作机会几乎没有,我学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还是要到沿海去。”12月13日,她对记者说。

吴学娅的选择,与数千里之外的一场会议紧密相关。

从2013年12月10日-13日开始,北京京西宾馆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近期全国城镇化会议有望召开,预备为未来中国20年寻找新的动力。

此前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已经提出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即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

12月3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则提出2014年要发展新型城镇化道路,出台实施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落实和完善区域发展规划和政策。

到2011年为止,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年均经济增速高达10%左右。但是从2012年以来,中国连续两年的经济增速只有7.6%-7.7%左右,大大低于过去30多年的平均增速。

外界普遍认为若实施新型城镇化道路,即推进农民工和农民转入城市,变为城市市民,则不仅仅能促进消费和经济快速增长,也会促进农业人口比重下降。2012年末,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52.57%,比上年末提高1.30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社科院判断,未来20年中国城镇人口比重会达到70%以上甚至更高。有测算认为,城镇人口每增加1个百分点,全国居民消费总需求将增加1.2个百分点,直接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0.4个百分点。

中国社科院农村所宏观室副主任李国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农民工市民化,将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和潜力所在。但是需要防范一个倾向,即不能为了盲目提高城镇化水平,也不能唯GDP至上。“新型城镇化需要讲究质量,不能盲目追求速度。”他说。

根据《决定》,下一步要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即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 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产业和城镇融合发展,促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协调推进。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

中国社科院副所长李雪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谓新型城镇化,核心是实现人的城镇化,而过去主要是土地城镇化,即城市规模扩张的速度,要远远高于人的城镇化速度。“很多农民工住在城市,并未享受市民待遇。”他说。

根据了解,过去城市面积快速扩张,大量的农村用地转为城市用地,但城市人口没有同步增长。比如数据显示,从2001年-2007年,我国地级以上城市市辖区建成区面积平均增长70.1%,但是市辖区中人口增长只有30%。

有意思的是,即使在目前中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52.57%,很多属于“伪城市居民”。比如2亿农民工,并未享受到城市养老、医疗、子女入学、住房保障等待遇,因此,这些人只是住在城里超过6个月,为常住人口,并未成为真正的城市居民。

而新型城镇化,则是除了要将已有的农民工转为城市居民后,农村居民还有数亿人需要转移到城市,成为新的居民,实现农民转为城市居民的华丽转身。

国家发改委国土所所长肖金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过去几十年一直在惠农,但是农业发展不起来,核心还是农村人口太多。比如2亿农民转移出来后,农产品产量没有下降。

以后在转移数亿农民后,农村人均土地多了,农民收入会增加,而农村居民已经转移到城市变为市民后,其消费比农村要多得多。

比如农村消费主要是盖房子和节日消费,特别是喝酒,但是到了城市有服装、学问以及工业消费品的消费。“城市居民的消费是农民居民的3倍,农村居民转为城市居民,有利于促进消费的增长。”他说。

中国社科院城市所的城镇化报告认为,预计到2030年城镇化率将达到68%左右,2020年之前全国大约有3亿,2030年之前大约有3.9亿农业转移人口需要实现市民化。

具体而言,截止到2012年,全国需要市民化的农业转移人口存量大约为1.9亿人。从增量来看,2020年前全国城镇新增农业转移人口将达到近1.1亿,2030年前将达到2亿以上。

有测算认为,城镇人口每增加1个百分点,全国居民消费总需求将增加1.2个百分点,直接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0.4个百分点。而目前全国实际城镇化水平,只有30%左右(享受城市社保等待遇的居民所占比重),如到2030年达到70%以上的比重,每年还有1-2个百分点的增长空间,而这会拉动经济可持续增长。

中国社科院甚至分析称,我国中西部地区城市化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可以拉动GDP增长1个百分点,每建设1平方公里的市政设施,可以拉动投资1.5亿元,每增加1个城市人口,可以拉动消费2.5万。

小城市的发展困局

不过,尽管新型城镇化提出农民工要市民化,农民工去哪,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根据中国社科院的《中国新型城镇化道路的选择》报告,中国过去城市人口比重增加主要在大城市。

全国近5年新增城市人口36%是1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吸纳的。另外建制镇吸纳了47%,50万-100万人口的大城市,和小于50万人口的中小城市,分别吸纳了8%、9%。

小城市人口数量比重在下降。比如20万人口以下的小城市数量,从2000年的353个,减少到2010年的258个。吸纳人口比重从18.52%,下降到2010年的10.31%。

导致如此的原因是,小城市并没有很好的就业机会和发展空间。而大城市尽管规模膨胀,但是就业机会较多。

为此,多年以来,国家城镇化发展的路径是,要求控制大城市发展规模,加快发展中小城市。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文件仍维持类似的意见,只是提法有些变化。

《决定》提出,要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产业和城镇融合发展,促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协调推进。

具体而言,要创新人口管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而这种新型城镇化,能否将农民工市民化落地到中小城市,仍存在疑虑。

目前中国特大城市的人口标准是100万-200万;中、小城市的人口标准分别是20万-50万,20万以下。四川达州目前城市未达到特大城市的标准,其规划是2015年实现城市人口100万。不过,尽管该城市人口为78万,已经是大城市,其城镇化率是36.1%,比全国水平低10多个百分点。

不过,迄今户口仍放在四川达州达县河市镇百花村,吴学娅认为,要发展的话还是要去大城市,因为像宁波就是一般的餐饮服务员月收入也有3000元左右,管吃管住。在达州则餐饮服务员难有这么高的收入。自己学的是食品专业,达州这样的厂很少。“所以要发展还得到沿海更大的城市去。”她说。

肖金成则认为,小城市没有产业,所以没人愿意去,以后应该通过国家转移支付的政策倾斜,促进中小城市的基础设施发展,此外,国家应该对大城市不同区域实施不同的地租,将一些附加值稍低的产业转移到中小城市。

“小城市有就业岗位了,地方消费水平低,更容易生活下去,农民工会愿意去。”肖金成认为这是唯一的有效办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很多地方尽管有工作岗位,也不一定有人愿意去。

比如北京一位马上就要毕业的一位大四学生,虽然已经拿到了兰州铁路部门的offer,每月的待遇也在四千多,五年到十年会分到住房,但他倾向于北京。

“不想去那边的原因是怕会丧失斗志,”他认为,“兰州工作的保障很好,但是只是干一般维护性的工作,没有什么难度,也不会有什么更深入的发展,太安闲了。”

目前他将要接受北京一家企业的最后一次面试,尽管起薪一般在3500-4000,但是发展空间会很大,在五年内他的目标是能达到月薪五万。

而他在京的工作没有户口和住房保障,但发展的机会更多,空间更大。除非万不得已,不会考虑到兰州去继续发展。

地方城市定位面临大考

而随着国家召开城镇化会议,并发布新的城镇化发展规划后,各地的城市定位、级别,以及在全国和本地区的规划目标,将面临新的修改。而各地新确定的城市发展目标,能否实现,存在悬念。

根据《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国家将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优化城市空间结构和管理格局,增强城市综合承载能力。

同时将完善设市标准,严格审批程序,对具备行政区划调整条件的县可有序改市。对吸纳人口多、经济实力强的镇,可赋予同人口和经济规模相适应的管理权。建立和完善跨区域城市发展协调机制。

目前各地都已经和正在编制新的城镇化发展规划,各地的规划已经提出了不少新的城市群的发展目标。同时县改市也在加快。

比如各地提出的省会城市群是重大的看点。

比如贵州省省委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决定分别指出,充分发挥贵阳市的“火车头”、“发动机”作用,以贵安新区建设为重点,推进贵阳-安顺一体化发展,加快培育发展黔中城市群,培育区域性中心城市。

福建省委提出,支撑福州闽江口金三角区域经济发展,构建福州大都市区。

甘肃省委提出,发挥兰州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打造敦煌国际学问旅游名城,搭建国际学问交流与合作平台。

此前《海南省推进新型城镇化实施纲要》,提出了构建琼北海口经济圈和琼南三亚旅游圈的构想。山东也提出了发展省会济南城市群的构想。

上述省会城市群,暂时并未纳入到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城市群。不过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出台后,各省的一些城市群规划,可能需要重新定位。

肖金成则认为,这些地方提出的城市群需要考虑到底能否促进当地区域的发展,如果只是划定,可能意义不大。难以得到承认。“很多城市之间距离很远,各是各的事。”

12月13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4年要积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要继续深入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完善并创新区域政策,重视跨区域、次区域规划。

湖北省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认为,随着国家编制新的区域发展规划,一些地方城市会获得新的发展空间。比如新的国家城镇化发展规划,面临将中部城市群升格为与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城市群同等级别的可能。同时像重庆到利川的客运专线年底通车,恩施等地融入成渝城市群会加快。

但是他也认为,目前各地的城镇化规划,提出的赫赫的大城市和超大城市目标,如果城市标准修改,可能面临失效。

比如之前湖北城镇化规划将宜昌和襄阳设定为特大城市。湖南规划到2015年,全省建成特大城市6个,即长沙、衡阳、株洲、湘潭、岳阳、常德。江西规划是, 到2015年,全省除鹰潭一个城市之外,其他10个设区市全部进入大城市或特大城市行列。

不过,由于国家可能将新的特大城市标准设定为500万到1000万,比原先的100-200万主城区人口规模大为增加,则可能整个山东、湖南、江西都没有一个特大城市。

秦尊文指出,以后中部城市群也会对具体的所辖的城市范围进行说明。“同时如果国家重新设定城市标准,武汉也可能会重新定位。武汉可以为超大城市。”他说。

目前国家研究新的城市人口标准。比如1000万人口以上,可能被设定为超大城市,这比过去200万以上的人口规模标准大大提高。而根据秦尊文的说法,武汉全部人口已经在1000万左右,与广州类似,这样武汉可能会和北京、上海、广州一样,成为全国超级大型城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