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必赢手机入口 > 资讯-中国资讯资讯 > 三农资讯 > 正文

东塘向东,茶园坡上省建材有个“越南办”[潇湘晨报]

文章来源:[潇湘晨报] 编辑:[潇湘晨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06 05:45:04



 
▶2003年拍摄的省建材机械厂,画面主体厂房为附属工厂,远处还有供厂里用水的水塔。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编辑父亲(右)和工友在老宿舍前叙旧。

    长沙雨花区东塘,沿劳动东路向东,四十年前,6路公交车在这片只有一站,后来又增设了野坡、赤岗冲站。现在赤岗岭站所对的北边那条路,以前是条无名路,如今叫茶园坡,茶园坡的路上原来一直有五六个国营大厂,有省属的,有市属的。在路的南边是建材厂,是我父母的工作单位,我家就在厂子里的宿舍区。后来,附近企业因破产、改制、搬迁都已不存,原来的生产区与家属区也因房地产开发、市政建设、地铁修建的原因,慢慢消失。去年,父母也已搬离。现在我再经过那里,原来熟悉的场景已不存,内心未免有些感伤。       文、供图/任毅

 

    “我屋里是省建材的!”

 

    “我屋里是省建材的!”以前做细伢子,学着大人作先容,心里由衷的有一种自豪感,就像现在你在哪个政府机关或上市企业工作一样,莫讲起,几十年前的省建材还是蛮牛皮的。

 

    省建材全称是湖南省建材机械厂,前身只是省建六企业的一个机修厂,后来从南门口楚湘街搬到现址。根据国家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安排,为了满足建设的需要,省里对其单独设厂。问省建材是干什么的,我打个比方你就懂了,如果省建材联合附近的省大型(后来叫省工程机械厂)再联合后来的浦沅,与时俱进一下,就没有现在的三一、中联重科、山河智能什么事了。那时候,这个省建材生产的金塔牌混凝土搅拌机、制砖机,无论是技术还是质量,在全国都有口碑。那时候没有推销,产品都可以销售到外省,还供不应求。

 

    省建材的创始领导都是蛮有故事的人,厂长于伯伯、书记牛伯伯、副书记韩伯伯、于伯伯、牛伯伯是四野经过长沙时留下来的。韩伯伯是新中国成立前中共长沙市工委的通讯员。小时候,总能从大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他们的故事。那时候没人刻意收集,他们自己也没有系统地先容过他们的事迹,但小时候打仗的片子看多了,这些伯伯的故事令大家无比地憧憬,在宿舍路上碰见几位伯伯,称呼起来,心中充满对英雄人物的崇拜和敬仰。

 

    厂里生活区有个“越南办”

 

    那时候省建材还是相当有规模的。南郊这一片,只有长沙市矿山通用机械厂是厅级,级别比省建材高。省建材与正圆、大型机械厂平级,都是县团级。那个时候搞机械制造的,很是高大上。几十年前,侯家塘、东塘还是城郊,生活、学习、娱乐不便。企业办社会,厂里除生产外,还办了含小学及中学部的子弟学校、幼儿园和全民开放的职工食堂、具有相当规模的医务室,室内室外都有影片场。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看影片,影片场修得好,最开始是一个月一场,后来是每周必有一场。那个年代,看影片是我的最爱,从下午开始,我就开始背个板凳占座位,夏天还端盆水把地浇湿,早早地就把晚饭吃了。影片开始前又要为椅子被谁挪了,或者被人加塞吵上一架。现在,影片院早已不存,在原址上建了一个蔬菜市场。最近去看,市场里挂满了出售的腊肠,地板虽有很多泥水,却还是原来的水磨石地面,高高的大屏幕白墙也在,只是不熟悉的不清楚罢了。

 

    职工食堂,一分钱一个的二两大馒头、二分钱一个的油饼和花卷、五分钱一份的肉菜,现在回忆起来还免不了流口水。大家家乡下亲戚多,来我家串门,看到这样的生活,令他们嫉妒死了。

 

    厂子提供热水当时也是让人羡慕的福利。到我读中学,可以挑得起一担水了,吃完晚饭到厂里锅炉房去挑热水,一担两分钱,热水接近开水的温度,一担水可供一家四口每天洗个热水澡。那个年代没有热水器,这种生活也是蛮惬意的。

    厂宿舍区开始只有四栋职工宿舍,两栋标准高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双阳台,当时算是高规格。很少有一户住一套,多是两户住一套,类似拼租,租金微乎其微。在这个宿舍区最西边山上,有两栋建筑构成的小院落,厂里都称呼“越南办”。听父辈讲,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厂受国家委托培训越南技术工人,这里就是他们的集中生活区。大家家第一次分的房子就在“越南办”的坡下,老父亲说那时他抱着我去“越南办”玩,那些越南叔叔伯伯还特别喜欢我,让我坐进他们的伏尔加轿车。大家家在这个厂里的宿舍区一共搬了三次家,当然是一次比一次好,老父亲是厂子的老职工,在这条路的两边居住了五十多年。我在这里出生,上幼儿园、小学、中学,直至后来当兵才离开。

 

    夜宵区顾客多为卷烟厂夜班职工

 

    湖南工程机械厂在茶园坡路临近车站南路的下坡处,和省建材厂只隔一个子弟学校。这个厂以前叫大型机械厂,听父辈们讲,厂的前身是四野经过长沙时留下的一个军械修理所,这个说法未由史料证实。小时候我到这个厂子去玩,见到了很多履带车,不免让我联想到坦克和装甲车,还有就是这个厂有很多讲北方话的师傅伯伯,全家都讲北方话。那时候是联合建校,这个厂的子弟和大家一个学校,就有很多讲北方话的同学。

 

    省建材隔劳动东路南边是长沙卷烟厂。那时卷烟厂还只是一个市属国营厂,卷烟厂宿舍在现赤岗岭车站位置。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省建材厂沿劳动东路一线临街门面是片夜宵摊,顾客多为卷烟厂夜班职工。夏天有啤酒、凉菜,冬天有羊肉火锅、狗肉火锅、蛋炒饭、原汤面粉。午夜,卷烟厂上夜班的工人下班后,沿街人声鼎沸,其规模只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南门口,才可以及其项背,只是夜宵没有现在的口味虾罢了。

 

    这条路的最东端,原是修长沙火车新站的中建五局廿六队,拉通车站南路时,它就搬了。长沙市牛奶企业牛奶场,全长沙仅此一家,提供全市的牛奶。还有长沙市拉丝厂、长沙市工具厂,这些工厂都已消失在经济发展的进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住宅小区。

 

    时光荏苒,原来仅有6路一条公交车与市区联通的这个工厂集中区,它的渐行渐远,让我产生了失去家乡的感觉。几十年前的那一份平淡,那一份纯朴,那一份真实,让我留恋。老父老母还在,厂里的叔叔伯伯阿姨们还在,但已分散在市区各处,安享晚年生活;儿时的玩伴和同学们,离开这里后,依然在为生活而奔波。留下这段文字,为了不被忘却的纪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