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必赢手机入口 > 学问-中国资讯资讯 > 人文天地 > 正文

与英雄相邻的日子

文章来源:编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2-02 14:58:15

 在人生岁月的长河中,最难忘却的是少年时代的记忆,一个人,一段经历,他让我时时想起无法忘记。他崇高的品德、顽强的意志、坚定的信念,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鼓舞着我,他给了我一种面对和战胜一切困难的信心、勇气;也给了我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时光流逝, 岁月更迭。我曾经居住过的小山村,它给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那些曾经发生的太多太多的故事和往事就像影片一样,时常一幕幕在我眼前掠过……

1968年的初春的那一天。随县吴山公社金子店村一个十分偏僻的叫“叫花子岭”的小村庄,这个让人一听起来就感到悲凉、凄切、带点心酸味道的村庄,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客人”,人们都叫他“王疯子”。村子人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往哪里去。这个人体态稍瘦,中等身材,身高约在I米68左右,相貌看上去年龄大概在50岁以上,他身着一身已经褪了颜色的黄军装、头戴黄军帽,脚穿解放鞋,腰板硬朗,两眼炯炯有神,走起路来脚步显得非常地骄健有力,那种从戎的着装和特有的步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他的人生一定与军队有着关联。村子里几位阅历深的老者,看到这位人称“王疯子”的来客不一般的谈吐举止,私下议论:这个人非同一般!后来的故事告诉我,他确实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传奇英雄。

“叫花子岭”这个小山村,小时候曾听到大人们讲起过它名字的由来,在兵荒马乱的过去,有个乞讨者曾饿死在了这个岗岭子上,建湾居人后,“叫花子岭”这个湾名,便从此流传下来。这里住着二十多户人家,最初没有几户,这些住户中大多数都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大兴水利建设时从原随县老吴山公社移民搬迁过来的,我家也是移民中的一员! “叫花子岭”现位于湖北省随县吴山镇金子店村的西北边缘,与镇政府所在地距离约为六、七里路程,吴山镇处在随县的西北部,它东与河南桐柏县,北与唐河县,西与湖北枣阳县相邻,都是田路相连,“叫花子岭”就是二省三县交汇地带的一个小村庄,属于丘陵地形特征;四面环山,依山傍水,有着古老而悠久历史的吴山公社,在抗战时期,是新四军李先念部转战大洪山时期北上联系河南战区重要的通讯要道。解放战争时期,在解放襄樊消灭蒋匪军康泽余部战役中,紧临襄阳枣阳县的吴山乡,也曾在此战役中发挥了重要的后方作用。我的外公也是一位地方老战士,我在少年时代总喜欢和村子里的小朋友一起,依偎在外公的身旁,听他讲曾发生在吴山乡,发生在他身边的许许多多感人激励人又悲壮的战斗故事!

解放后,大跃进的强风和各种政治运动的浪潮似乎并没影响到这个十分偏僻又十分宁静的小村子,这里的村民,都很纯朴、善良,并且他们都和睦、友善相处,湾子里邻里不管谁家有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大家总是主动忙里忙外地张罗,好乡俗、好家风、好风尚,传承至今,家家遵守,人人垂范,就是出现一些嗑嗑碰碰,大家都不往心里去,也不记仇,他们的口头禅:“都是邻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哪有什么疙瘩解不开的!”大家同吃一口井的水,每天在队长时间不变的敲钟声中出工收工,在田野里有条不紊地辛勤劳作着;不了解的,还以为他们都是一家子人呢!不论早、中、晚,每逢吃饭的时候,大家总爱端着饭碗,聚集在湾子前的一棵古老粗壮的大栎树下,没话也总爱找些话茬,聊一聊发生在周边的新鲜事,大家一起聊天、吹牛、吐糟,忘记了劳累,忘记了贫困,那种欢快的笑容,似乎总是高挂在大家的脸上,也深深地刻在我渐渐懂事的心里。

一天,我的邻居张正安叔叔和其他人一样,端着饭碗,坐在大栗树下边吃着饭边聊着天,看到这位陌生人从眼前走过时,不免有几分怜悯和同情,一向有着军人情结和乐于助人精神的张叔叔,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感到惊讶的想法,他对正端着饭碗走过来想凑热闹的三队长刘楚志说:“这个人看上去不像是个坏人,就让他住在大家湾吧,他还能帮生产队里干些农活,也算大家帮他一把”,三队长刘楚志听后觉得说的有道理,于是对着大家说:“做人要讲人道,他若有难,大家也该伸手帮他一把”!在场的人都表示了支撑,事后,三队长刘楚志又与生产队队长进行了沟通,队长也没有啥意见,张正安叔叔的提议就成了全湾人的意愿。随后队长吩咐由张叔叔负责安置这个人住居问题。于是,这个称“王疯子”的人,被安排在我家隔壁原是生产队仓库的房子里住了下来,从此我家多了一位邻居。在近距离接融中,让我亲闻亲见到在他身上发生的许多难忘感人的故事……

将军很快把自己融入了这个小山村,队上有什么活他都主动参入,不计苦累,一天队上抗旱抽水,需要几个人抬水泵和动力机,这都是体力活,人多了不好抬,人少了抬不动,将军50多岁了,虽然衣服都汗湿透了,可没有退缩,坚持到完成任务,那天他没吃晚饭就躺在床上休息了。

那个年代的生产队上还有一件让人寂寞无聊又整人的话,就是放牛,为落实好这件差事,队上安排一个身体不太好,走路就有点喘气的叶二叔干,叶二叔的病到了冬天就严重些,而牛不赶出去放一下,就会瘦很快,叶二叔几年来一直坚持着,很少缺工,68年的冬天特别冷,连下了两场大雪,叶二叔的病严重到走一步停一步的程度,队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谁能来替一下他呢?最后想到了仓库里住着的“王疯子”,队长找他说明情况后,他二话没说,就接受了任务。可他那里知道:放牛这活看着简单,其实很苦,牛是欺生的,加上冬天放牛更难,牛没草啃,出了牛圈就是跑跳撒欢,你追大牛,小牛跑到了麦田,你赶小牛,大牛跑到了油菜地,不停地招呼这个,驱赶那个,30多头牛比几百人的兵难带多了,成年牛都有名字,你不叫准它的名字,走到身边也赶不走,将军放牛近半个月,人瘦了一大节,每天晚饭时他都说着牛家常,什么“胖嫂”发情了,“黑白花”今天又跑到油菜地里去了,“黄老大”的口绳又要换了,30多头牛快成他30多个家人了。

放牛半月里还发生了一件事,一天牛吃了邻队的麦苗被人家赶走关起来了,他不知道怎么要回来,那天他把牛赶回牛栏后,就去找三队长刘楚志反映这个情况,随后他便和三队长一起去找邻队队长,他从不抽烟也还是在小商店里买了一盒两毛多的烟带着,好说歹说总算把牛要了回来。从那以后,他放牛责任更强了,连报纸与不敢看了,不停的东张西望,全身心守护着这群似乎也讲情义和道理的畜生,守护着这群生产队增产增收的希翼。

我家住居的房屋是当时大队和生产队根据原有湾子的地势以及所处的方位等自然条件规划、设计建成的,虽然是土木结构,但也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沿古习惯,一家一户,单门独院,猪圈牛舍,交织排列,布局有序,有着很浓的乡土建筑风貌和特色。离我家最近的邻居是从吴山公社一起搬迁来的老街坊王奶奶, 她七十多岁,单身孤寡,我至今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湾子里的大人、孩子都称呼她王奶奶。身边无儿无女,她是旧社会过来的人生非常悲惨的小脚女人,王奶奶走起路来步履十分艰难,她是“五保户”,日常生活琐事是靠生产队里安排人帮助解决。自从这位“王疯子”邻居来了以后,他成了王奶奶家中的常客,义务为王奶奶挑水拾柴,王奶奶家里的水缸总是满满的,屋檐边也总整整齐齐地堆放着一堆堆劈好了的烧柴,那些日子,湾子里的人们看到了王奶奶脸上再没有了愁容,常常挂着微笑,王奶奶也逢人便说,自己是“老来福”,家里来了一个勤快的儿子。张正安叔叔是王奶奶的左邻居,张叔叔曾经也是军人,我小时候看见他门上挂着一幅光荣军属牌,家里还有他在部队当兵时用过的军用瓷缸、瓷碗、挎包等军人生活用品,上面都印有“为人民服务”字样,墙上挂的那顶黄军帽,我总忍不住拿着在头上戴戴,也梦想着长大后像他那样当一名光荣解放军战士;像他那样家门口也挂一幅“军属光荣”牌。当年他服役在新疆兵团,我听他说过关于他自已的情况,当了三年多的兵,因父亲重病需要他回家照顾,被迫离开部队回乡了,他经常对周围的人说,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出了问题,我也不会退伍,现在也是个小军官了。这位好邻居张叔叔,年龄已过四十,他因父母过逝后,个人问题缺人张罗,至今过着单身的生活。他性格豪爽,做事利落,看不惯的事总爱直说,也总爱替人打抱不平,在生产队里,经常因农活安排不当与三管队长刘楚志叫劲,因他是退伍军人,加之几分占理,村里干部和队长都让三分,后又分配他一个小组长的差事。他的言行与电视剧里侠客有些相像,简单、直爽、有情理,他为人大方,爱交朋友,经常与曾经的战友和朋友们聚在一起,他也爱喝点小酒,每逢湾子里哪家丧喜事待客,就能看到他走“八”字步的样子。

一天,天下着雨,他家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他的到来,从此揭开了那位人称“王疯子”邻居的身世之秘和他背后那些感人的故事。

来的客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的大名在大家家乡家喻户喻,他叫云中扬,是一位抗美援朝返乡的特等残废老英雄,在上甘岭战役中,失去了一条右腿,很小的时候就听过大人们讲他的动人事迹。那时,我常梦想着有一天,也要像他那样上战场与敌人拼杀,为保卫祖国和平贡献青春年华,这位云叔叔和张叔叔是都有军旅生活经历,有些共同语言,又都爱酒,是地道的酒友,平日里隔三差五他们在一起品点小酒,云叔叔来的时候,总爱带一些花生米炸蚕豆等下酒的小菜,他们在一起尽情侃天地,说人生,享受着饮酒时的坦诚与快乐!而这次不同的是,眼前出现的这位人称“王疯子”的客人,他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两杯酒后,他便与眼前的这位“王疯子”拉起了家常;交谈中,这位人称“王疯子”不凡的人生经历慢慢揭开了,云中扬叔叔也向周围的人道出了他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眼前这位叫“王疯子”的人,他并不“疯”,他的“疯”是他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代名词,他的“疯”是大无畏的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鼓舞下的勇敢。他曾经是他服役部队的一位高级首长,志愿军开赴朝鲜战场前,他曾聆听过这位首长战前动员报告,他那宏亮的讲话激励斗志的话语,至今印象深刻,这两位曾在朝鲜战场共同御敌,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老战友,今天在这种环境下重新相聚,无不百感交集,泪水满面,这一将一卒紧紧拥抱在一起,沉浸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久久没有分开,深厚的战友情尽在默默无言中。自打那天开始,这对有着特殊经历的官兵有了相互联系和往来,也给人们留下了一段津津乐道、可歌可泣的官兵友情佳话。

在他俩相互往来的日子里,王将军亲眼目睹和了解到老战友云中扬身体的一些具体情况,因于他被炸掉一条腿后高位截肢,安装好的假肢常常因走崎岖坎坷的小路,不停地抖动和重触,总是显得特不方便和费劲,经常出现红肿和发炎现象,身体上的不适也常常使得他不能出门,为了维护身体健康,打针和吃药成了他经济的最大负担,虽然治病他享受着全免费医疗,但生活的花费和治病的附加开支,加上他依赖酒的麻醉摆脱病痛,生活确实乱如麻,也是他天天感到头痛的事,了解到云中扬的困境,王将军慷慨解囊,把出门时留给自己仅有的45元生活费,全部交给了这位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生活有些困难的老战友,自己却过上了更加艰难的苦日子。

在众人的眼中,这位“五疯子”怎么都与“英雄”二字联系不起来,云中扬告诉张叔叔:“他一年四季不脱帽子,冬夏不变,是因为他头上有枣子大的凹坑,这是他在战场上与敌人肉搏时从山崖上滚到山底留下的伤痕,为遮住它,才一年四季戴着帽子”,其实张叔叔也正在纳闷,不少头发没秃头,为什么老把帽子捂在头上,两天后的中午,吃饭时,张叔叔故意拿了个扇子在将军肩头扇来扇去,假装不小心把帽子刮掉了,将军头发寸长而密集,只是那个凹坑非常明显,确实没有戴了帽子好看。这件事更加证实了他就是战斗英雄王近山将军。

湾子里还有一个老者也经常到王将军住的仓库里和他聊天,他的名字叫习志学,在解放前也是地方组织同盟会的老会员,曾参加过吴山农民武装的暴动,在解放襄阳战役中帮助解放军运送过物资,获得过政府的奖励,他也一直享受着国家民政的补贴和照顾,有着光荣革命经历的老人在平常日子里,也总爱到王将军那里去坐坐,一种难以言喻的革命情结在枯燥而没有学问氛围的日子里,也多多少少地带去了些许精神的愉慰。在将军住居长达两年的日子里,发生在他身边的另一件事至今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由于王将军长时间住在“叫花子岭”,外面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后来这个消息被吴山公社的领导知道后,公社武装部来人核实,得知他是下放到河南信阳黄泛区农场的一名干部,公社领导特此安排拖拉机站副站长陈中林,先后三次将他送回信阳,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王近山将军三次又长途跋涉,千辛万苦重新回到了他挚爱的离不开的那个小山村“叫花子岭”,一至到1969年秋季,才被北京来的,开着军吉普车的两个年轻人把他接走,打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来过吴山公社。

两年的时间,说长也短,说短其实也很漫长,从最初的入住,到后来的不舍,在这里他给大家留下了太多太多深刻记忆,这里面包含着辛酸、苦愁和泪水;也饮含着纯真的情感和深厚的依恋。大家难以摸透将军心里是怎样的情结,也难以解密将军心里装着是怎样的牵挂!

两年短暂而又漫长的美好时光,一晃而逝,可艰难的日子一天也难得熬过,他能在这里生活和居住下来,那是一种多么坚强的毅力,多么高贵的情操!我想,此时的王将军在这里住居久了,心里多了许多依恋和牵挂!他在这里找到了安静的歇息地;更饱含有一种深厚的战友情;他的心灵在这片净土上得到彻底慰籍,享受了没有喧嚣的安闲生活,感知了岁月的美好;深深地被这里纯真朴实的民风所吸引,这里正是他想要的和平、和谐、宁静的港湾。

每个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和美好的追求,都有人生的另一面,在名利得失中,容易作出错误的选择,在人生抉择的十字路口,也许都会走些弯路,或跌倒,甚至堕落。在王近山将军人生故事里,让我更清楚地看到了他的优秀品质,以及他人生的另一面。他曾辉煌过,他的人生给了大家太多的启迪和反思,他的经历也告诫大家,一个人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形,都要不忘初心和保持爱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王近山将军的经历,使我亲眼见证了一个伟人背后的平凡,和平凡背后的伟大;更让我明白了一个人该如何面对人生辉煌时的沉着和失意中的守望;永葆不变的优秀品质,只有这样,大家的人生才能更加光芒四射,才能无愧于自己,无愧于他人,无愧于养育和成就自己的这个国家!

我写他的另外一种初衷就是他敢于反思和正确对待自已的过去,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他很有勇气的融入社会,抛弃曾经的过去,正视平凡的未来,让这种理念和美好的 愿望转化成一种大爱,奉献给那些更需要关爱的人,去展示一种更高的人生境界,培育一种永恒的真挚的友爱,铸造一块更加崇高的精神丰碑,抒写了人生更加美丽的篇章。

文:正人军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