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必赢手机入口 > 娱乐-中国资讯资讯 > 娱乐热点 > 正文

郭碧婷 “花瓶”不是一个贬义词

文章来源:新京报编辑:新京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3-02 07:24:32


影片《小时代》


影片《对风说爱你》

  因为五官出挑,外界总把郭碧婷和花瓶画等号。以前,她会因此而困扰,甚至会有种不被敬重的感觉,直到有一天她看了一篇关于郭采洁的访问,“采洁说她一直给人很可爱的感觉,本来她很抗拒,后来她干脆就说,既然都认为我可爱,我就可爱到底。我现在也觉得,有人天生会演戏,有人天生就是花瓶,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那我为什么不接受它呢?我觉得‘花瓶’不是一个贬义词,既然人家觉得你漂亮,我就漂亮到底!”

  因为杜可风担任摄影引导和视觉总监,郭碧婷毫不犹豫地接演了影片《宇宙有爱浪漫同游》(后简称《宇爱同游》)。已经两年多没有出现在大银幕的她说,它让她内心自在,也圆了她想要的婚礼梦。

  一头黑黑的长直发、安静、腼腆,是郭碧婷给众人的固有印象。她说,她不喜欢用一些词句来定义自己,也不会用框框套套去局限自己的生活。同样,她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漂亮。

  “我从不设限的,角色也好,外貌也罢,能被大家喜欢我就很开心,会让我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多幸福的喜悦感。瓶颈会有,困难也有,至于我想要的改变和想做的事,什么都不会想,只要随着心去做。”

  在娱乐圈这个名利场里,郭碧婷成了一股清流,“我不是一个喜欢忙碌的人,也不是多产的人,要有好的作品才会想曝光,那样我愿意忙得死去活来,但不工作我就想回家,也喜欢回家。”

  A “小时候是个踢球的”

  在前不久参演的影片《武林怪兽》中,郭碧婷扮演了一位神秘少女,“冷幽默”“高智商”。

  杀青时,导演刘伟强送给每位主演一面锦旗,郭碧婷的那面上写着八个大字——能文能武,连蒙带唬。

  “能文能武”确实是郭碧婷的最大特点。就像《小时代》中的南湘,童年时期的郭碧婷也很喜欢画画,甚至一度痴迷到荒废学业,最后只好打住。她说,其实演南湘是圆了妈妈的梦,她小时候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踢球的”,“从表面上看,大家似乎都不觉得我能踢球,我父母也接受不了。但比起画画,我更喜欢足球,它让我很舒爽。”

  文静话少的郭碧婷,幼时因为能跑被选为足球队队员,位置是右翼。年幼时母亲总会把她扮成洋娃娃,只有在足球队里,她才能找回最轻松自在的打扮。至今提起足球,她依旧津津乐道,“我的体质属于易过敏型,大量的运动才能让我舒缓;踢球也能让我吃很多饭,我饭量一直很大。”

  她遗憾地喊着自己喜欢的球星现在都退休了,“以前喜欢一个德国球星,长得很帅但现在不踢了。现在看球也会看谁踢得好,似乎成了难以戒掉的‘职业病’。”

  B “曾被上百个男生表白”

  出生于台北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郭碧婷是长女,从小就备受父母宠爱。她外貌出众,皮肤透亮,但这张美丽的脸庞却在小时候给她造成了不少困扰,“我的鼻子有些翘,不管是谁见到就喜欢过来捏捏,我很不喜欢这样。”不太爱说话的她,实在忍不住了会放声大哭。

  美貌让她成为男生蜂拥追逐的对象,因为喜欢她的人太多,好事的女同学还专门弄了一个登记簿,想见郭碧婷的男生需要排队登记,才能送上零食和礼物。遇到表白的,郭碧婷也见怪不怪,“我会先问他是哪个班的,再拿小本子记下,后来大概记了100多个。”她笑笑说,“这样讲,是不是很欠揍?”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她说自己高二时得了严重的过敏,脸上长了不少痘痘,表白的人也不多了,“人就是视觉动物。”

  有次陈学冬和她玩催眠游戏,催眠中问她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漂亮,她内心的回答是“不觉得”,“其实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我美。大概因为我对美的定义是丹凤眼,不太喜欢自己的双眼皮。如果当我60岁也很美,才是真的成功,人要越活越美才对。”

  C “内心其实很叛逆的”

  “你这么漂亮,长大后就该去选美”。记忆力并不怎么好的郭碧婷,对这句小时候常听到的话记得很清楚。

  但她儿时的梦想,却是希翼自己成为男性化的利害角色,例如当发明家、做餐饮。

  同学每次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拍照投递给模特企业,她打死都不去试镜。

  “选美、广告都需要频繁的曝光,毕竟我的性格有点小家碧玉,对我来说这是挑战,也比较抵触。”

  这种想法在她高中毕业后有了转变。在好朋友的推荐和鼓励下,她参加了台湾西门町举办的美少女选秀比赛,之后当了模特。2003年,她成为陈奕迅的MV女主角,之后,又相继参演了五月天、王力宏、萧敬腾等歌手的MV。

  郭碧婷说,以前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道,大概就是年轻可以闯荡一番,随着经验的累积,她越来越觉得放开自己是件很好玩的事。

  与她谨慎性格不同的是,家人一直很支撑她的工作,“他们从来不会反对,可能因为我很有自制力,也不是说一味地听话,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很让家人放心,其实我内心还是蛮叛逆的。”

  D “演南湘是我的荣幸”

  直到2005年,郭碧婷才到大陆发展,出演了电视剧《金色年华》,两年后迎来银幕处女作《沉睡的青春》,但这一切都没有帮她顺利打开知名度。

  反倒是2008年的一则口香糖广告,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即使那时很多人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而《小时代》里的南湘,则成为了她演艺生涯中难以逾越的高峰,“你会在意别人总把你的形象定义为这个经典角色吗?”“不会,真的不会,”她毫不犹豫地答道,“说实话这是我的荣幸和感激,就像南湘好了,她能让人们有记忆点,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你能带给大家某种能量。无论是漂亮的能量或是对爱情的执著,以及她对姐妹情深的定义。”

  她说,因为南湘让她想通了出道的意义,“角色可以给普罗大众带来一些普世的感悟,我出道的意义或许就是传递一些正能量吧。”

  如今,她重看《小时代》也会有某场戏没有演好的遗憾,但一点都不尴尬,“毕竟那些都是青春啊。”

  1 素颜

  新京报:有网友拍到你素颜坐地铁,对你来说偶像包袱一直不存在?

  碧婷:我肯定是有偶像包袱的(笑)。只是时好、时坏的分别,可能有时休息太久,忘了自己是这个行业的人,会很随意。

  新京报:会有烦恼吗?比如被拍到丑照?

  郭碧婷:有丑照啊(笑),拿手机拍,我就觉得随便吧,但有时候拿高清相机对着我,我还是会有点困扰的(笑)。

  2 宠物

  新京报:听说你家是宠物之家,到底有多少小动物?当铲屎官累吗?

  郭碧婷:非常累,可能猫狗小鸟加起来差不多五六十只。这些宠物就陪伴在我周围,到处走啊、逛啊,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有很大的声音。

  新京报:这六十多口“人”都有名字?这么多宠物是因为你怕孤独吗?

  郭碧婷:都有名字,大部分能认出来的,但也不是全部都能认得。像有些鸟会生孩子,我外出拍个戏回来这些宝宝就长大了,那我怎么认得(笑)。有人曾说爱养宠物的人特别孤独,我也曾这么觉得,但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它们对我来说就像家人,是我生活中的开心果。

  3 网购

  新京报:怎么做到5秒钟买14样东西的?

  郭碧婷:怎么做到?你就全部勾选,一次付清呀(笑)!其实这些都看了很久,有很多想买的东西会一直放在购物清单里,想买再买,不想买就算了,然后这样一直积累了很多,要买就是一次付清。

  新京报:杨幂曾说她特别喜欢在剧组淘宝。

  郭碧婷:拍《小时代》时,大家会经常交流购物心得,一起网购。

  4 合作对象


影片《咱们结婚吧》


电视剧《那片星空那片海2》


影片《宇宙有爱浪漫同游》

  新京报:这次《宇爱同游》和胜利合作感觉如何?

  郭碧婷:他是个很自来熟的男生,拍的时候其实大家很少有机会讲话,可能因为那时他刚学中文,看我不怎么说话就有点怕我,一旦我笑了会笑嘻嘻地过来和我聊天。但不笑就不会来,可能我在他心中是个让他有点恐惧的人(笑),所以他会把我当老师。

  新京报:合作过那么多男演员,平时私下联系多吗?

  郭碧婷:很少,他们都很热情、也会主动和我说话,可是我的话真的太少了(笑)。他们问我话,我一般都是哦、嗯、啊,或许会让他们觉得我好像不想聊天,其实不是的,只是这些男生很少遇到这样话少的女生,不适应吧。

  5 粉丝

  新京报:如果有个机会可以和粉丝呆一天,会和他做什么?

  郭碧婷:跟我差不多的话,比如比较沉着的,那就坐下一起看电视好了。

  新京报:粉丝做过什么事让你觉得印象深刻?

  郭碧婷:他们知道我不喜欢收礼物,所以会集体去做慈善活动,这是我认为比较有意思的事。

  新京报:将来如果有机会在大陆长期居住,会选哪个城市?

  郭碧婷:上海,这是我最初真正落地的地方。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